S1E6首圖.jpg

➸ 第六集 蛻變

駐日本的愛醬篇
我每次打「愛醬」,新注音都會幫我自動選成愛將,為什麼~~你到底是希望我成為誰的愛將?
都打那麼多次了,可以拜託記憶起來了嗎XD

這周主題是蛻變。
甜甜跟Fion,
不知道妳們有因為現居、或曾旅居的城市,而讓個性或想法造成360度大改變的經驗嗎?

我20歲出頭的個性其實跟現在完全不同,比較畏縮,也比較封閉。說好聽點是以大局為重,「大家都想這樣做的話,那我就也一起這樣吧」
結果那時還來日本唸書,更是將這樣的個性發揮到淋漓盡致。畢竟日本人喜歡大家都一個樣,我們不要當個顯眼的人。
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跟熟識的朋友在一起時,開朗愛笑的個性倒是一直保持著,沒被這冷漠的城市扼殺掉。

但後來旅居過一些以利益為上的城市,受到一些洗禮,跌了點跤,也終究是學會了社會人的假面。成長便是如此吧。
於是人開始變得更內斂了點、笑容少了點、把自己封閉起來了點。
那時我心中的太陽開始被烏雲遮住了,但我也沒打算把烏雲趕走,就這樣過了好些日子。

後來因緣聚會搬去洛杉磯居住,再加上那時的男友自由奔放的個性影響又開導了我好多。我彷彿重新活回來般,烏雲趕走了,無時無刻總沒氣質得像大媽般的笑聲回來了
也深刻體會到,
「天啊,東京居然是那麼壓抑的城市?我當初身在其中時,怎麼什麼感覺都沒有?!」

ivory 1.jpg
 

我覺得這是日本很厲害(該如此稱讚嗎?)的一點。即便沒實際居住過,但它是個高壓/壓抑社會的印象也深植人心。充滿了許多小眉角跟潛規則,而身處其中的人們,會自然的接受它、跟著這些既定的框架或想法行動而不自覺。

我不確定該如何用文字精準表達,但你被框框圈著壓抑著,卻不會「有感覺」,頂多只會覺得啊~好疲憊。但大家都一樣,大家都是「啊~好疲憊」。也許這個城市才因此有那麼多心生了病的人吧。

我從來沒發現過這點,直到開始在洛杉磯生活。我第一次感受到自由,而這絕不是誇飾法。身處在那個充滿大海、陽光、天空湛藍又遼闊的城市,看到的一切都無比寬廣(包括食物也是),於是心會跟著變大,開始願意敞開心胸與周遭的人交流。

ivory 2.jpg
 

剛開始我總像還在東京時,說大家決定這樣,那就這樣吧。而西方朋友們總不可思議又擔心的問我,「妳的意見呢?妳想怎麼做?」

所以雖然我前往美國西岸已經是25歲後的事,但我的人格卻像進入二次塑型期般徹底改變。是一切砍掉重來的感覺。而我好喜歡這個人格被再塑型的自己。

後來去了首爾,雖然首爾也是個壓抑的城市,但幸運的沒被改變太多。
直到這次再度搬回東京。不知該說是日本氣勢太強,還是因為我一度住在這裡過。所以一回來,以前的記憶、以前的自己也跟著回來。
於是我發現東京又漸漸開始在改變我,把我喜歡的自己逐漸消滅。

我再次逐漸變回冷漠的人。
例如聽到電車人身事故(跳軌),剛開始會覺得心疼悲傷。但沒多久之後,卻開始變得麻痺麻木。這時開始,我心中冷漠和溫暖的兩面,就像漫畫中常出現的,天使與惡魔的拉扯。每天內心小劇場都很忙,但總覺得是令人有點無奈又哀傷的小劇場。

接著漸漸開始容易變得沒有耐性、開始不喜歡跟陌生人有太多交集,再度變得有點封閉。
而當我發現自己出現這種現象時,我總是會很生氣,也好不甘心。覺得我在洛杉磯形成的、讓我這麼喜歡的自己,怎麼能那麼容易就被你(東京)一點點吃掉?何況我才搬回來不到一年半!

我目前偶爾還是會不小心把想講的,不修飾的就說出口,然後被身邊日本人朋友同事們驚嚇的說,「不能這樣講,在日本你必須說(巴拉巴拉巴拉)」(委婉修飾的說法)

跟相識以久,深知我個性的好友們在一起時,我則是常故意把i don’t care當成口頭禪放在嘴上。但這些其實是我提醒自己的小方法。

為了fit in這個城市,特別這次的身分是社會人,些許改變是不得已的。但我想提醒自己,別因此被它徹底的改變,最終失去了自我,重新回到我不想成為的,冷漠的東京人。同樣的,即便是在工作上,我依舊擁有表達自己想法的權利,而不是即使覺得指示不合理,卻仍舊全盤接收。

ivory 3.jpg

我想我現在仍於蛻變中。只是心中的天使與惡魔持續的拉扯,我也不知道接下來究竟誰會贏,會往哪個方向走。
只希望不論如何,那時的我依舊會喜歡那時的自己。

妳們呢?旅居過的城市,還有現居的這個城市,又給了妳們怎樣的改變呢?

 

駐新加坡的甜甜篇

愛醬聽到你這樣講我會有點擔心耶!拜託你不要變成日本鬼片裡面我最怕的冷血殺人魔!真的不考慮搬回美國嗎?前男友結婚了嗎?會舊情復燃嗎?

環境就是大染缸,怪不得孟母要三遷。就像我剛去澳洲的時候,雖然英文很破,但因為環境在那邊,不知不覺,先是連作夢都開始變成英文版,似乎不用太努力,英文能力也默默升級了!

通常來說,移居到新地方,是看上了那邊的好,但如意算盤很難打,吸收營養的同時,不好的成分也會滲透進來。來新加坡快5年,每天內心都是正反兩方的勢力在對抗,沒錯,是每天!我不容許邪惡力量有任何的機會可以侵占我的美麗心靈。

在新加坡工作,最棒的就是可以接觸世界各地的人。同事之間閒聊的內容永遠比工作精彩,常常有種在念語言學校的感覺。而且當大家都是來外地討一口飯吃,特別能了解對方辛苦的地方。一群泰國、日本、韓國、台灣、美國人,跨越了種族隔閡用同一語言抒發心情,完全忘記我們是來自不同國家的人,感覺非常奇妙。這是我最喜歡新加坡的地方,但同時之間,我也正在為別的方面付出代價。

20067772_10154725710072078_1083241315_n.jpg

新加坡人很愛發出一個聲音,那個聲音我從小被教導是不禮貌的。走路擋到人,嘖!英文聽不懂,嘖!付錢只有大鈔,嘖!點餐點慢了,嘖!曾幾何時,我一聽到這個字就會理智線斷掉!該說的請,對不起,謝謝,在這個國家很少聽到,取而代之的都是這個沒水準的叫聲。我稱之為叫聲,是因為明明人類學了各式各樣可以正確表達情緒的語言,最後無禮到只願意發出一個老鼠般的聲音。

最讓我崩潰的是,有一天我竟然在無意識的狀態下,也嘖了別人!我對我自己失望透頂,我討厭別人的行為最後自己也犯一樣的錯!原來環境的力量誰也敵不過,只是快跟慢而已。從此之後,我對自己更嚴格,每天晚上睡前我會為了今天的言行舉止開檢討大會,說錯做錯的,一定要糾正回來!

20046082_10154725710192078_865908107_n.jpg

很多同是來新加坡的前輩,甚至老師,都會提醒我不要把在台灣自由奔放的態度帶來這裡,會被當異類。但我不覺得!每一個獨立個體的人,最可貴的就是他成長過程朔造出來的想法跟人格特質,這麼迷人跟特別的東西不應該被打壓,只因為你跟普遍的人不同!我相信入境隨俗只應該發生在值得學習的地方,姊累積30幾年的優雅,休想毀在你們手上!

不斷跟環境反抗好累,而且這可能是終身抗戰!我很享受跟你們兩個交換日記的原因之一,就是在分享的過程,完完全全回到我自己的原廠設定,沒有包袱,也不用討好別人。還是台灣人對台灣人講話最輕鬆自在了!不管是Fion還是愛醬,姊看人很準,第六感跟我說你們是個性很好的人,所以不管我們三個處在多麼險惡的環境,永遠別忘了初衷!也永遠別忘了我們是多麼有質感的人!wow自我感覺太良好,粉絲要吐了!

駐韓國的Fion篇

你們寫的都好有深度,我好心虛。因為韓國帶給我最大的轉變,就是變得粗魯。韓國人看了可別生氣,變粗魯也不是我想要的好嗎!

我怎麼發現的?是我有次回台灣的時候,才發現我怎麼變成韓國人了。不,我身上沒有飄出泡菜味。而是我在台北搭捷運要下車的時候,一組情侶剛好站在門旁。我沒出聲就給他們硬擠過去,心中還有點袂頌「擋在門口幹嘛啊」。

因為韓國人搭車走路,擦撞到都沒有在道歉的,大家都撞來撞去的,久而久之我也變這樣。在台北捷運擠過去時,那女生嚇了一跳叫了一聲,我回頭,她一臉驚訝。然後瞬間我心裡也驚呆了「我怎麼這麼粗魯?」以前會說不好意思、借過一下的我,去哪了?

所以看到甜甜你說在無意識之下,也嘖了別人,我很有同感!很多人說入境要隨俗,像這種沒禮貌的俗,我竟然也就隨起來了,我為人真的很隨和耶(摸臉)。

20161224_181520.jpg

還有一個類似的轉變,就是變得比較直接&兇悍。我雖然脾氣不好,但是是小孬孬式的脾氣不好,只敢在家裡捶枕頭,在外面就是一條小蟲。來韓國之後,幾次被做事沒道理的韓國人惹毛,氣到直接跟他們大小聲「你現在是怎樣?」反而對方態度立刻轉變,馬上照我的話去做。

例如有次我一口氣在某間考試院訂了4間房,因為每個同學入住的日期不同、房間要求也不同,我超怕對方搞錯,所以一個月前就不停轟炸對方,一項項列出來要對方跟我確認。結果管理員意興闌珊,要我寄email又說沒收到,講話總是匆匆掛我電話,當面對也只跟我說知道了就揮手把我趕走。

我看過的房子這麼多,直覺這一間總有一天出問題。果然,第一位同學才剛入住,管理員就說︰「你是幾號幾號又有人要入住嗎?房間少一間欸。」

訂金都給了,同學機票都訂了,這是什麼鬼話?

然後我開始跟他一項項對,日期、名字、房型。但房間怎麼算就是少一間啊,能怎麼辦?你總不能把現在住在裡面的房客趕出來吧?

然後他說「你真的有給訂金嗎?」

我就覺得火了,回他「你現在是要我把匯款收據一張張拿出來給你看嗎?」

他還涼涼地說「有的話就拿出來看啊~」

當下我整個爆炸,直接拍桌子站起來「你現在是想怎樣?早就給的錢,也提醒你好幾次,你們自己不做記錄,現在還要我提出證明,搞什麼啊你?是想要為難我嗎?」

他才有點嚇到「別生氣,請坐請坐,我們看看怎麼解決,你別生氣嘛。」

後來事情想辦法解決了,但我那天的火氣一直消不下去。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震怒過(不是胡志強那種),在超級生氣的時候,胸口會熱熱漲漲的,心裡彷彿有股火氣在燒。即使把脾氣給發出來了,胸口還是很悶。我那天一直到睡前,火都還沒熄,處於一種誰來踩我一腳,我就會把他過肩摔的狀態。

而且這種狀況還不只一次,韓國人真的很常惹毛我。台灣人真的算是比較善良的,對陌生人大多會維持基本的禮儀。但很多韓國人,仗著自己年紀比較大,不管你是他的誰,甚至才第一次見面,他就覺得可以對你頤指氣使、比手劃腳、不照計畫來。

20160814_200231.jpg

怎麼講一講變成在抱怨韓國人了?看來我那次真的很氣,怒火到現在都還可以輕易地死灰復燃。

總之,台灣人算是比較偏日本那套,講話委婉;韓國人講話會比較直一點(棟旭我懂你)。我覺得自己也有點被韓國人影響,遇到不開心的事,現在大多會直接講出來,所以之後我又怒罵過別的韓國人(掩面)。天吶這樣寫起來你們會不會覺得我EQ很低啊?我明明人就很好!都是韓國人啦,害我必須用這種方法才能做得了事!(撇清貌)

交換日記第一季

第一集 原本的我們
第二集 離開的時候
第三集 新的開始
第四集 生活是殘酷的
第五集 小確幸

交換日記作者群

東京.愛醬︰東京OL 的日常靠北.靠北日常

新加坡.甜甜︰算命先生說我會在新加坡發光發熱

首爾.Fion︰Fion的韓國生活日常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Fion's Life

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