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圖_加字.jpg

三個臺灣女孩,因為愛、因為工作、因為喜歡流浪

於是,在新加坡、東京、首爾 有了第二個家

她們原本互不認識,卻因為文字而相知相惜

以下請見我們的

東京首爾新加坡,女孩們的交換日記

第一季 <交換日記前傳> 

➸第一集 原本的我們

駐新加坡的甜甜篇

愛醬跟Fion咖啡泡好沒,姊要說故事了。

在移民新加坡這個選項還沒出現在我生命之前,其實命運之神早就給我預告。有一次我跟媽媽兩個人到新加坡玩,是為了重溫她的蜜月之旅。某一天晚上,在牛車水轉來轉去尋找辣椒螃蟹時,坐到一個算命攤附近的板凳歇歇腿,算命先生用了算命界通用的開場白"要不要來算算看,不準不用錢",於是我跟我媽上鉤了。

我當時不知道他說的準不準,但我媽感動到哭。我媽不是重點,你們聽我的就好。算命先生說,你以後要不要到新加坡發展,你來新加坡會做明星喔,不然你做有關”美”的行業,會賺大錢喔。我當然不可能因為陌生人一句話,就真的來新加坡選美或是工作。更何況新加坡好熱,我最討厭熱,所以3個字,不可能!

18721599_10154583648087078_112271672_o.jpg

於是照著一般人人生SOP,畢業之後,迎接我的28K。在雪梨念完碩士,回台灣找工作。關於工作,有一個非常勵志的故事。姊國中初戀情人是無印良品,他們是新馬歌手團體。所以我國中志願就是要當娛樂新聞記者,假公濟私接近他們,跟品冠要MSN,然後嫁給他。後來我真的念新聞系,當記者,還採訪他們很多次。但我可能念力還不夠強,要不到MSN,品冠也沒愛上我。

18767306_10154583651302078_212217369_o.jpg

記者做了一陣子,薪水好少,孝親費不夠塞我媽牙縫,我也看不到未來,再加上雪梨遠距離戀愛的男友要跟我分手。種種原因之下,我決定飛回雪梨賺澳幣。那一年我跟著黃色小鴨一起來到雪梨,我在歌劇院旁邊的商業區找到一個辦公室助理的工作。

澳幣賺起來很過癮,但工作不管到哪裡我想都差不多,就只是為了生存。台灣的朋友很羨慕,但其實我也只是很平凡,每天上班工作,下班買菜,日復一日。午休的時候我會帶著前一晚做的便當,走到歌劇院的台階上,邊吃邊想著,將來的人生就這樣了?還是哪天品冠來雪梨觀光會瘋狂愛上我?

沒想過有一天我會遇到兩個女生,因為喜歡她們的現在,而想知道他們的過去跟未來。愛醬跟Fion,姊跟你們告白了。姊一直想找人跟我演部落格版慾望城市,恭喜兩位中選!

 

日本的愛醬篇

甜甜妳好會說故事,疲憊的出差中剛好看到妳傳來這份底稿,讀著讀著精神都來了。但文章太短了啦,可以敲碗繼續看嗎(任性)

我好喜歡妳說的「工作不管到哪裡我想都差不多,就只是為了生存。台灣的朋友很羨慕,但其實我也只是很平凡」這段。

在日本,還是在「東京」工作這件事,身邊朋友們不分國籍的都很羨慕,但我也只是過著很普通的日子,跟大家想像的日劇生活應該差上不知道幾個馬里亞納海溝的距離。什麼每天下班華麗的去約會聯誼、跟女同事們去居酒屋喝酒聊天,還是在公司能被赤西仁那樣可愛的後輩猛烈追求,這些事一件都沒有。大多時候我只是擠著通勤電車回家,去超市買食材準備晚餐跟隔天中午的便當,然後?然後我就只想睡覺了。每天下班後,花最多時間的應該是在攤在浴缸裡泡澡,接著爬去懶骨頭上望著裝飾燈發呆。沉沉睡去後,迎接的又是一模一樣的一天。

18767208_10155312943679414_1782311665_o.jpg

這並不是我第一次旅居東京,但會再度回到東京也完全不在我的計畫中。

我是家族孫姪輩中唯一的女生,所以從小被寵到大,想幹嘛就幹嘛,沒人會攔我。等大人發現苗頭不對,我已經成長為想幹嘛就幹嘛,「沒人攔得住我」的個性了。所以大學之後,我任性的去了好多地方。東京、香港、上海、洛杉磯、首爾… 或工作或念書、甚或只是給自己放人生的長假,過了十分精彩充實、沒有遺憾的20代。但唯一一個女兒,卻老是不在身邊,於是我爸媽不只一次嘆著氣說,當初就不該這樣寵妳(來不及囉 *鬼臉*) 

繞了地球一大圈,我終究還是回到台灣。幸運的找到一間薪水福利都很好的外商。我甚至可以每天早上坐計程車上班,工作內容也讓我將能力發揮得很過癮。但就這樣過了兩年之後,我開始覺得自己無法呼吸。我無法在一個地方久待的不安份個性再度冒出來跟我說哈囉。於是說我是人在福中不知福也罷,我辭去了工作,決定前往韓國念語學堂,再度給人生一個,也是最後一個長假。

18789291_10155312943684414_1440951918_o.jpg

我就是在這時認識Fion的。

說來有趣,我們念同一所大學,系館近得很,甚至有幾位共同朋友,但大學時卻完全不知道彼此。我們後來笑說,也許當初早在校園裡擦身而過好多次也不一定。人生真的很奇妙,只要有緣份,繞再多遠路也還是會相遇。

氣場合不合這件事,光講幾句話就可以知道。所以我喜歡跟Fion喇迪賽(雖然老是被她欺負),也敬佩她對於寫文章的熱情。是位雖然不能常見面,但總是讓我很尊敬的友人。

而我也從沒想過,自己有天居然會因為讀著一個女孩在新加坡的日常,讀著讀著,因為好喜歡她的文字跟傳達的想法,而想要認識現實生活中的她。

Fion跟甜甜,我也在這跟妳們告白了。但我從來沒看過慾望城市,我覺得我需要趕緊去惡補一下。

 

韓國的Fion篇

甜甜你竟然也是新聞系的?!加上愛醬跟我畢業自同一所大學(還是同一年入學),這世界真是說大很大、說小很小,六度分隔理論要一直數字下修。看來我要認識孔劉的可能性也愈來愈高了吧

對我來說,念新聞系和寫文章好似刻劃在命盤裡。我從小熱愛閱讀文字。小學回到家放下書包後,第一件事是看報紙。看的當然不是政治版,而是從娛樂新聞一張張翻起,一直到把旅遊、美食、副刊都看完,才滿足的放下。

我媽覺得我這舉止很老人,一直叫我出去跟鄰居玩;我爸則覺得我看娛樂新聞很不上進,最常說︰「你要看社論才學得到東西啊。」

但我小時候好迷張信哲,每天一定要確認報紙有沒有他的新聞,還會剪下來做收藏珍惜。大學時到影劇版實習,才發現娛樂新聞大半都有公關稿,藝人說的話都是set好,裡面的真實成份可能比每日C的原汁%數還少。

要知道,張菲曾對我說︰「唉呀你跑什麼新聞,你應該去當藝人啊!」我現在回頭看我大學的照片,覺得這種鬼話他都說得出口,不愧是演藝圈的大哥級人物。

大學畢業後,跟愛醬有點像,我的人生每兩、三年就會變化一次。先是在傳播公司當採訪編輯,後來回校園念書(中間還跑到突尼西亞實習了兩個月),接著到越南工作。每份工作內容,雖然產業不同,本質卻很類似,那就是「資訊的橋樑」。

當採訪編輯時,把受訪者所說的話、現場的情況,轉化成一篇篇可讀的圖文;在突尼西亞的貿易公司,則是幫老闆搞定台灣、中國的供應商(但有次我打電話給湖南的廠商,卻根本聽不懂他在講什麼…中文好難 );到越南的開發公司,則是跟著不同的專案,幫外部客人和公司內各部門做協調的coordinator。

P1030017.JPG
圖說︰購物中心的櫥窗是我在越南的專案之一。每天在工地待到半夜是習以為常。

在越南的生活蠻愜意的,公司提供的宿舍,房間大到可以打排球,窗戶看出去還有游泳池和一堆椰子樹,說是度假村都有人信。每天越南阿嫂會幫忙洗衣、打掃,不管出門前再怎麼亂,回到宿舍就是乾淨的房間和洗好燙好的衣服迎接。

公司裡面好多前輩,在越南一待就是十幾二十年,年資沒到兩位數的,在老總口中都被叫為「年輕一輩」。只在越南待了三年的我,超級資淺。不過公司待我不薄,同事也容忍我橫衝直撞。即使我的越文一直沒長進,卻還是在越南過了很精彩的三年(而且學過越文之後,會覺得韓文發音超簡單的!)

還記得我來韓國快兩年的時候,越南前東家的大前輩們來韓國出差,找了我做地陪。我雙手奉上當時剛出版的皇冠雜誌,裡面有我第一次執筆的專欄。前輩笑著說︰「你終於做回本業了。」我愣了一下,「本業」?我的「本業」是什麼呢?

IMG_7175.PNG

我想前輩是在說,寫作這件事。而我回想當初開粉專的動機,是為了傳遞那些,主流媒體上不一定有曝光空間的,關於韓國的大小事。其實,跟我以前的工作不也相同嗎?都是一種資訊的橋樑。

也因為愛寫作、愛分享資訊,也才讓我認識愛醬和甜甜,甚至開始寫這個交換日記。這個網路文字版的跨國慾望城市,可能無法很肉慾,可能會充滿著食欲跟購物欲。我都不知道甜甜和愛醬,還有我自己會寫出什麼來,跟著你們一起期待!

交換日記作者群

新加坡.甜甜︰算命先生說我會在新加坡發光發熱

東京.愛醬︰東京OL 的日常靠北.靠北日常

首爾.Fion︰Fion的韓國生活日常

創作者介紹

Fion's Life

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