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國博愛座46416  

剛來韓國時,我搭地鐵看到空位就坐。身旁來過韓國幾次的臺灣朋友,小聲而緊張地跟我說:「快起來,那不能坐。」

「為什麼不能坐?」我不懂

「那是老人家才能坐的,其他人不能坐。這韓國習慣。」朋友有點急了。

「但現在又沒有老人。而且我是外國人不是韓國人。」我超皮的。

朋友無可奈何,只好抓著把手站我旁邊。

不過,等我在韓國住久了,看到車廂兩端的敬老博愛座,我也自然的避開不坐。即使身體不適,也寧可站著。

 

任性的韓國老人

如果要問我討厭韓國什麼,我會說「老人」。

韓國老人愛插隊,特別是搭公車。站牌前一整排等車的人,老人可以直接走到最前面,無視所有乘客。

他們也不愛看路牌,反正隨手抓住一個過路人,總會有人恭敬的回答。有時我會裝作不懂韓文,避開問路的老人,對方還兀自碎念:「來我們國家竟還不會講韓語。」

在這個以年紀為語言使用準則的國度,對剛認識的人詢問「你幾歲?」是一點都不突兀的。

在這裡,「老」就是特權,「老」就是比較厲害。

首爾地鐵裡,車廂兩端的座位,是博愛座。以2號線來說,一個車廂共有54個座位,裡面有12個是博愛座。年輕人如果在博愛座坐下,總會招來幾眼。也不是白眼,而是「他竟敢坐在那?」的異樣眼神。

韓國博愛座P1180821  
靠近車廂兩端通道門的座椅,是首爾地鐵的博愛座。

但博愛座的設置,有招來比較多讓位的好意嗎?以我自己在首爾和台北都住過好幾年的經驗,首爾人在地鐵上讓位的畫面,比臺北少(純粹個人觀察)。

首爾的通勤範圍很大,光上、下班花上兩小時都不為過。以我自己為例,我之前公司在江南,而我家在首爾偏北。只算地鐵,就要42分鐘,大約是臺北捷運北投站→新店站的時間。別忘了還要加上轉乘公車、換線、走路、等車的時間,每天上下班,就去掉我3小時。而且上下班尖峰時段,空位少。上了一整天班,誰不累?如果有位子坐真是等於中樂透,誰還有力氣把自己位子讓出來?

如果看到有老人站在一般座位區,知道我的想法是什麼嗎?我的想法是:「你怎麼不去站到博愛座旁邊?不是已經幫你們留了那麼多位子嗎?我們平常想坐都不能坐耶。」

我發現自己有這種想法時也嚇了一跳,這想法好沒有慈悲心。但上班通勤的疲累,加上平日對韓國老人的積怨,我已經放空到,成了視空位為獵物的野獸XD

檢討了自己的想法,我應該是認為:「放博愛座=盡了義務。」這還是個沒有彈性的義務(因為即使沒人也不能暫坐),讓我的善意歸零。

韓國博愛座46415   

心中的價值

我常覺得韓國人,被徒具形式的禮儀規範給綑綁。綁久了,累了,僵化了,反而忽略人真正的價值。

唐鳳有一段話,我好喜歡,看了好激動。那句話是

「我希望認識你是因為你心中的價值,不是你的階級與角色,因為後者會隨時間改變的。」

 (出處︰創造對話空間 唐鳳的奇幻之旅 by報導者)

我想要時時提醒自己這段話,不要讓階級與角色窄化了我對人的感受。

 

博愛座,以博愛為名,怎麼反而在上面牽扯出這麼多恨呢?

(是個命中缺什麼就怎麼命名的概念嗎?XD)

  

    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