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N8440.JPG 

抵達突尼西亞最初最初的第一印象,是︰「天吶這是國際機場耶,怎麼會有木板牆啊?」(就是長得像木板隔間的那種牆)真的,這真的是我的第一印象。

 

進了機場,海關、領行李的地方,都長得很像台灣的小機場。我想花蓮機場比它美一百倍(不過花蓮機場本來就是台灣最美的機場)。來機場接我的人準時十點十分就到了,而我過海關、領行李,一直到了十一點才出關,走著走著看到一個人拿著寫Sion的牌子,我想那應該就是指我。來接我的人,是應該要來接我的人的弟弟,叫Abbes。我待了幾天之後,才發現他應該是我所有認識的突尼西亞人之中,最有組織的人了(扣除我才見過兩天的老闆的話)。

 

我們先在機場喝東西尷尬的聊天聊到12點半,接著Abbes的叔叔的屬下因為順路,就開車載我們去火車站。一點零五分的火車,我們一點拿到車票,而Abbes還看似很悠哉的問我「要不要買點東西在車上吃?」我想說這麼悠哉應該是因為火車會遲發車的關係,就也很悠哉的買東西。結果買完東西,拖著行李,這位先生開始用跑的。我們就在火車慢慢滑行中跳上去。然後他一手提我22.5公斤的大行李,另一手提應該是3公斤的登機箱,背上還背著他自己的背包,就這樣擠在走道之間(走道很擠不能用拖的,一定要用提的),提到了大約是第八節車廂。等我們抵達的時候,他的汗是用灑的了。

 

接著在火車上亂聊,過了三個多小時終於到SFAX了。突尼西亞的火車站不會報站名,所以你一定得自己看到哪一站了。下了火車,等了一會兒,真正應該要接我的Abdou先生騎著腳踏車前來,跟Abbes換手。接著我們兩人就搭小黃前往住的地方。到了宿舍,這位先生開始爬牆,因為,他沒有大門的鑰匙-_-。這什麼鬼啊!ok門開了,我們到了二樓,結果又是個傻,因為門鎖住了,而他還是沒鑰匙。於是我們在樓下等,等等等,等到他一個朋友來,結果也是沒鑰匙啊(那你來幹嘛啊先生?)然後這位先生拿著他自己的鑰匙亂戳,門就開了-_-(鎖匠在突尼西亞是要怎麼活啊?)這就結束了嗎?不,因為還有一道門喔!幸好這道門的鑰匙藏在一雙破鞋裡面。

 

放好行李,我跟Abdou先生就再次要搭計程車去市區。結果他使喚他的朋友騎摩托車載我,然後他搭小黃。到了市區,這位先生不見啦,原來他回家不知道幹嘛了,所以留著他那不太會講英文的朋友,我們兩個就大眼瞪小眼。此時幸好我的室友Agga下班了在市區,就來找我們。我們兩個就晃進古城裡面去。這又是另一個故事,改天再來講。

 

最後Agga逼著Abdou陪我去辦突尼西亞門號,後來我好餓又逼他陪我去買東西吃,但他一直坐立難安很想離開的樣子。到了八點多,弟弟Abbes又出現了,換他陪我坐在路邊聊天喝東西,聊到快十點,兄弟再次換手(有沒有那麼複雜?!),而Abdou原本想丟我一個人坐小黃回去(我第一天到突尼西亞耶!!),但在十分有常識的Abbes堅持下,Abdou被迫送我回去了。回去後跟我的室友Blanca(西班牙女孩,住同間)Helene(法國女孩,跟Aga同間)還有波蘭女孩Aga聊了一會兒。這就是我莫名其妙的在突尼西亞的第一天。

 

之後還有更莫名其妙的事,或是說其實也不莫名其妙,只是你會覺得在台灣不會發生。像是熱的要命卻沒電扇沒冷氣(好啦我嬌生慣養),一下子停水,一下子停電;問他們何時才有網路,都會跟你說maybe next week。問他們我何時才要去工作,都會跟你說maybe tomorrow

 

這些阿突仔不知道怎麼處理時就裝沒事不回簡訊,或是敷衍你。像我直到第三天才拿到鑰匙(還是女孩們自立救濟找人打的備份),前兩天沒鑰匙我只能困坐房子裡(一直看gossip girls也蠻爽的啦),等室友回來才能一起出門。害我只能吃餅干度日,餓死了…。

 

而第一天見面就爬牆的Abdou先生更是做事沒組織的典型代表。前一天跟我約好三點半,結果兩點半打來叫我在15分鐘之內準備好,因為船是三點。邀我去參加婚禮,結果也沒說是在一個島上,也沒說會過夜,問他婚禮拜何時結束我何時可以回宿舍,回答我︰「It depends

 

最不習慣的是,都晚上十點半了也就是我在打文章的現在,為什麼這些男生會還窩在這房子裡啊!!好啦我現在真覺得我是個傳統的人,受不了都快要到睡覺時候了還有男生在晃來晃去,是要叫我怎麼去洗澡啦!每次我洗完澡,經過living room男生跟我說「Zaha」時,我都有一種詭異的感覺(有人洗完澡出浴室他們會講zaha,正常要回ihanik或是aieshek,但我都裝死)

 

還有突尼西亞人一定肺癌得病率很高,幾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抽菸!甚至女生也是。我快被薰死了!!還有隔壁鄰居超愛放很大聲的音樂,超大聲!是那種我們只住隔壁也覺得我在clubbing的程度,他一直放到晚上快十二點…

 

然後只待了一個禮拜,我也覺得被影響了,晚上八點多,天暗了走在路上開始覺得不自在想趕快回宿舍(這邊八點後鮮有女孩在街上,就算有也一定要有男生陪著)。大概是自從上次跟同事走在路上,被一個跑過去的男生摸了一下屁股,讓我覺得非常不開心而且開始覺得害怕,碼的。之前在突尼西亞住一年的女孩就跟我說,因為很少有東方面孔,所以他們會一直盯著你看,有些人好奇還會跑來摸你。雖然有心理準備,但真的遇到這樣的事之後還是覺得超不蘇服的啊。

 

最討厭的是,我不懂阿拉伯文,法文也很破爛(但幸好法文還懂一些,用法文電腦時不至於霧茫茫),所以只能跟他們用英文交談,而又不是每個人都會講英文,所以常常處於一種聽不懂他們在講啥鬼的狀態(真想問我老闆幹嘛要用我…)GMBA的歪果同學們,我了解你們的感覺了!嗚嗚!

 

然後這裡跟台灣不同的也就是social,每個人回來都要聊一下,不能夠直接窩回房間不理人,一定要聊聊聊就對了。然後每次見面都要握手,女生則要頰吻;要離開的時候也是一樣。我超懶得聊天耶…張藝齡說她在紐約也有同感,很懶得跟美國室友social。我們都在出國之後深深覺得,我愛台灣!!

 

講完壞的來講好的。阿突仔們很熱情,嗯….沒了。

 

哈哈哈!

 

好啦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喜歡突尼西亞這個國家,而且每天往返在公司和住處之間的景色也沒多美麗。熱的要死的天氣更是讓人煩躁。不過遇到的人真的都很好,會抓你出去玩,怕你無聊怕你沒事做,老闆和同事也都很nice,同事每天陪我搭公車,老闆則是請我吃大餐我都吃超飽。

 

實習工作,嗯~~~目前還抓不到方向,老闆不知該給我做什麼。我想我要自己找事情來做!唉,好想回台灣喔,好想要時間直接跳到831號飛到巴黎的那一天!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