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看到JYP又選了一個台灣練習生的新聞,突然想起,我以前也有個當舞者的夢(第一次公開這個祕密,連我家人都不知道呢XD)。

我小時候就蠻喜歡唱歌跳舞的,也算有一點天份。

但小時候比較習慣當個「接受別人安排」的小孩,不太敢去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。

所以膽怯的跟爸媽提了一下,被打了回票,就馬上放棄了。

上了大學,去參加熱舞社招新活動。當時熱舞社很夯,有超~~多人想進,根本不會有人特別照顧你,所以獨自去參加的我,被驚呆了之後,又縮了XD

幸好我念的是台北的大學,街舞資源比較多了。就拉著也在台北念書的高中朋友,一起去Dance Soul上最基礎的律動課。一開始連站哪都不知道,超級手足無措。而且律動超﹒級﹒剉,超像機器人的,李光洙跳的都比我好。但開始可以跳一些些舞步之後,我覺得「天吶!超好玩!」每次上完課都覺得心臟有一種要爆炸的滿足感。

不過人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。我知道自己蠻喜歡跳舞的,卻沒有主動去改變的想法,沒有主動去深入接觸的動力。催眠自己,跳舞只是嗜好。

工作幾年後,我跑去念研究所+ITI,重返校園生活。

我又去參加了熱舞社招新。跟大學時候一樣,熱舞社依然搶手,超~~多新生。而且我那時已經是研究所的學生,跟一堆小我六歲以上的大一新生擠,感覺好尷尬。

我還記得,一個人坐在那個迎新大會的場地,完全沒有認識的人,超想逃走。

但想到「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」,硬著頭皮登記參加。

DSCN8933.JPG
某次成發。

那應該是我人生最忙(也最瘦)的兩年,又要上課、念書(全英文授課超級硬)、寫論文、又要練舞、準備成果發表,有幾次壓力大到大哭。

但我始終沒有放棄跳舞,第二年還自不量力地去帶大一的學弟妹(現在回想起來我編的舞超爛的,真抱歉orz),中間甚至跑去Merry Mornac上課&跳成發。

IMG_0975.jpg
和朋友們在MM練習

常吃完晚餐就是練舞,一路練到十二點、一點。練到膝蓋都爛了,物理治療的人說︰「你要休息3個月不能跳舞。」我說︰「下個月就要表演了,再讓我跳一個月就好。」不知道在演什麼校園青春劇,超熱血的。

那時候有想上的課就會衝去MMHip hop, house, jazz, 雷鬼都有上。(我是灰色褲子那個)

我整個像著了迷一樣的在跳舞,也才發現,自己其實很想當個舞者。但愈跳我愈知道,這個夢想已來不及了

我知道自己的實力和剩下的時間,要走上舞者這條路,得加倍努力,並且得犧牲其他想做的事。(講來講去就是年紀大了XD

也因為知道自己能花在舞蹈上的,只有那兩年的時間,所以拚了命的跳。

所以雖然當不成舞者,但我心裡沒什麼遺憾,我覺得我全心全力的投入過了。

夢想可以很實際

或許是因為跳舞這件事,也可能是有一點社會經驗了。對於「夢想」我開始變得比較實際。

也大約是從這時候開始,我對於自己想要的東西,會用計劃書的形式跟家人報告。

小到買機車、大到出國工作,我心裡有定見之後,就會打開電腦,用word或是power point,把動機、參考資料、別人的意見、我的想法、各種選擇的優缺點、以及我下的結論及決定,打成一份計劃書,用email寄給全家人。

小時候我想要什麼,就是用耍賴、耍任性的要求,被拒絕就生悶氣,覺得沒人懂我。

但其實,要求別人懂你,必須先用好懂的方式呈現自己

要別人支持你的夢想,必須先告訴大家,你計畫怎麼實現你的夢

沒有可笑的夢,只有幻想的夢

因為來到韓國,寫了粉專,很多人會向我訴說,「我也想到韓國念書/工作/生活」、「我也想要會講韓文」、「我想要交一個韓國歐巴男友」。

這些夢想,我從不覺得可笑。對於來信,我都說,你很清楚知道你想要什麼,那就好。

會讓人覺得無奈的是,空有夢想而沒有計劃,空有幻想而沒有行動

想到韓國工作。 在韓國你想要做什麼工作?那份工作會有什麼樣的條件要求?你能為韓國公司帶來什麼價值?韓國公司為什麼不用韓國人,要用你這個台灣人?

我也想要會講韓文。家附近有哪些韓文補習班?去書店看過韓文教學書了嗎?自學的資訊查了嗎?有google大家都怎麼學的嗎?

想要交韓國男友。有韓國男友的人都是在哪裡認識對方的?哪裡會有比較多韓國男生?怎樣的韓國男生會想要交台灣女友(男友)?你跟韓國男生要怎樣溝通、讓他喜歡上你?

如果只是「我的夢想是這個!」卻沒有執行的計畫和做法,而是希望別人主動把工作機會/韓國歐巴/獎學金,塞到你的手中。那我覺得買樂透還比較實際XD

Peter Su寫,夢想這條路踏上了,跪著也要走完

我倒覺得,先直接踏上去,邊走邊想要往哪走、中間有什麼障礙物,還有護膝可以去哪買吧。

不然就算跪了,也只會有瘀青,走不完的。

部落格po長文,臉書po短文,內容絕不重覆,路過經過不要錯過!

  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Fion's Life

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