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看到五月天的《入陣曲》mv,我忍不住哭了,repeat了好幾次淚水也掉了好幾次。核四、洪仲丘、苗栗大埔、服貿協定、有毒食品、高房價…我覺得自己好無能為力,看著一件件事情發生,能夠做的只有關心事件發展,然後看著這些事件依然逐一的走入黑幕。

以前會人云亦云的說我討厭討論政治,現在覺得這種說法只是把責任推給別人而已。

我覺得台灣就是瀰漫著這種把決定權交給別人,然後認為自己再沒有責任的惡風氣。

重覆看到這樣的心態出現在每個地方。

1.      親善大使亂穿-原民批「披麻帶孝」 (標題都可點進新聞本文)

節錄(灰字)︰

外交部為落實馬政府的「活路外交」政策,推出國際青年大使交流計畫,鼓勵大專學生到國外宣揚台灣多元文化特色。此計畫已執行超過五年,卻發生參與學生展演原住民族樂舞,不但穿錯服飾,而且還跳錯舞蹈。此事件迅速在社群網站引發批判聲浪,網友發起要求外交部道歉的連署,不到一日就有超過三百位民眾和民間團體連署。

文中列出多張圖片,筆者一一圈點出何處為錯。有興趣者可點進新聞聯結看。

在回應區,有一位領隊老師回覆︰

1.jpg  

與其要外交部道歉,原住民團體其實可以採取較有建設性的做法,提供正確的規範,服裝樣式,甚至實際服裝及正確舞蹈示範給外交部. 爾後任何出訪團隊,只要觸及原住民文化,必須按照外交部訂定的規範,這才是最兩全其美的辦法.

為什麼是要求別人採取有建設性的做法?這不是出訪前自身該做的功課嗎?

青年大使們在海外推展文化外交工作,真的很辛苦,有時睡不到四個小時. 請勿將我們的真心放在地上踩爛. 大家都愛台灣,一起攜手合作好嗎?

我倒覺得原住民的真心被踩爛…

上網查到的資訊不見得是正確的, 就算查得到正確的資訊, 要去哪裡才能拿到這些正確的服飾? 租借服裝的廠商, 教授舞蹈的老師們都說是正確的啊.

我問了喔,別人都說是正確的,所以不干我的事,是他們沒有回答正確的答案。

 

2.      葉瑋亭來自中國台北屏東

歌手葉瑋庭到大陸參加歌唱選秀,自我介紹時說自己是來自「中國台北屏東」引發爭議,網路上罵聲連連,但葉瑋庭也感到很無奈,強調是製作單位要求

是製作單位要求的!不是我自己要的!

 

3.      統一是受害者呢

統一聲明,強調其絕對沒有使用問題原料,是產品供應商跟德記洋行相同,而德記洋行被驗出含有過期原料

不管上游廠商有沒有問題,但統一的產品一定沒問題。真是神祕的邏輯。

 

4.      胖達人香精也是誤會一場啊

認了!知名麵包店「パン達人」被爆添加人工香精,事情延燒數天後,パン達人一改原先強硬態度,該公司總經理徐志鴻23日出面鞠躬致歉,指稱パン達人一開始誤以為廠商提供的是「不含人工香精的天然香料,才會在先前新聞稿中堅絕否認,在和消保官溝通後,將全力配合後續退費問題。

因為廠商這樣講所以胖達人就相信啦!胖達人揪善良的咧,都是廠商沒講清楚害他們誤會的啦!

 

除了這些新聞之外還有更多,像是把教育子女的責任丟給學校的恐龍家長,把晚餐決定要吃什麼丟給另一半之後又抱怨的王子/公主…等。

同時我也發現,很多人覺得只要自己有提問,那他就等於有付出了。

以前公司有新人進來,對工作有疑惑要問,態度積極很好。但久了之後,發現有些人問的問題,答案都是可以自己找到的,那為什麼要問別人?我一樣要花時間找解答,那為什麼你不能自己找解答?

3.jpg 

http://lmgtfy.com/ 超好笑的網頁,推薦給不知如何使用google的人>_^

 

而且我發現這樣的人,覺得自己有問問題,就是有認真做功課了。

簡單的例子,以前我的工作偶爾會處理場地租賃合約。租賃合約的重要terms(像是租金、租期、面積…等)都會放在最前面。而制式合約裡如果有條文被更動,都會用word標記功能註明。一位後進(都進公司超過一年了,不算新人吧)就會習慣直接問,而不是自己去審視合約。像是「保險金額有改嗎?改了的話是多少?」「租期是多久?」「保證金要匯多少?」這些問題的答案都在合約裡啊。

如果我也沒再次確認就憑印象回答錯了怎麼辦?他會說︰「我問過Fion了,她跟我說是什麼什麼啊。」

 

有次跟友人聊到媒體的責任,我說康熙來了請拓也哥上節目這件事實在太愚蠢,一個高收視率的節目有其責任啊。友人說,觀眾可以自己選擇不看啊,為什麼責任都在製作單位身上?

撇開我認為媒體有守門人職責的想法不談,我是贊成他的觀點的。身為讀者你自己挑選你想接收到的訊息,而不是滯留在垃圾頻道/節目又來抱怨那些內容的產出者素質不佳。因為你把決定權交給了這些產出者,逃避你親自挑選的責任。

 

剛剛舉的是工作上、生活用品廠商、演藝人員…的例子。生活上呢?剛好姊接前幾天在fbpost了一則感想,我覺得完全符合我的寫文主題。

也許是我太小心眼,但已經決定好餐廳、也把開頭就有寫地址的詳細食記傳給你了,還要問我地址和交通是怎樣?用smart phone很認真就不能開google map自己看一下?唉還是我太嚴厲了

我思考為什麼很多台灣人會這樣。想來想去依然覺得教育有極大嫌疑XD。我們的教育是所有問題都有標準答案的,把標準答案背下來,考試時寫進去就好了。

念研究所時,教我們經濟/會計的韓國老師,曾被學生抱怨教的不夠詳細,太快的帶過課本內容。老師那時回答︰「這些內容你們應該要在家自己學習,而不是等待我在課堂上教你們。」

但是,向來,
我們學習是為了考進有名的學校而不是為了興趣。
我們坐在教室裡等待老師塞給我們正確的知識。
我們翻找參考書尋找那已經白紙黑字的標準答案。

什麼是興趣?什麼是正確?什麼是標準? 我們沒有時間去質疑和思考,也不被鼓勵,甚至是被壓抑。

(真要說是教育問題也不盡然正確,應該說這是科舉制度下,需要篩選大量人才時,所自然形成的簡單方法。所有事情都有好有壞環環相扣的。在此暫不深究。)

 

我也發現很多人不閱讀,不願意看一篇長的文章,不願意討論複雜的議題。就算是討論漫畫,也只是討論一些八卦趣事,例如富樫又拖稿啦、有誰要演出電影版的哪個角色啦…。這樣的人也喜歡引述別人的看法,誰誰誰說了什麼,誰誰誰講了什麼。

想到國中時,有個老師是虔誠的教徒。我有天很故意的跟老師說︰「老師老師,尼采說上帝已死耶。」老師很淡的回我,尼采是誰?他說了又怎樣? 只是想贏取老師注意力的小屁孩,只能為之語塞。

 

回應開頭前言。很多人說討厭討論政治。而很多人會拿出德國牧師馬丁·尼莫拉這首小詩來回應。

 4.jpg    

我老覺得這首詩是完全的利己思考啊XD。希望在我被追殺時有人可以救我,所以我現在要去救別人。哈哈哈。

不過就算是利己而決定去救人也無所謂,只是理由/動機的不同罷了。

我難耐的是,懶於思考,以便自己可以不被怪罪,這樣的愚昧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Fion's Life

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彭 煥凱
  • 看到好文也想來認真討論一下。

    我覺得 alere 的觀察很精準。我也覺得這是台灣人、台灣社會要向上提升的關鍵。

    我們這個世代的核心問題,幾乎都沒有標準答案。要做什麼產品、怎麼行銷、怎麼處理面對中共的打壓做外交突圍、憲法要怎麼修才能制衡權力、怎樣才能實施土地正義、住房正義、階級流動、身為台灣人,怎樣才能為這塊土地貢獻一己之力。這種問題都沒標準答案,但至關重要。面對這些問題,不同文化背景的人,或是同在台灣但不同世代的人,在態度上都有巨大差異。

    去年很紅的哈佛線上課程 “正義”(http://www.myoops.org/main.php?act=course&id=2258),開課教師的風采固然迷人,但哈佛學生面對這種開法性問題,自主性地產生激烈的辯論,更是讓人印象深刻。大家有在課堂上老師問個沒教過的問題,台下一片安靜的經驗嗎?傳統的教育,講究不能犯錯,講究標準答案,這是代工產業,伙計型的思維。身為伙計,害怕做決定,逃避做決定,最後只能人云亦云,說:“是制作單位要求的”,當個無法自己負責的傀儡。在這個時代,誰會願意支持傀儡,誰會真心跟隨傀儡?誰會願意付傀儡大錢?

    現在我們的政府跟財團,還是因為自己的利益,嘗試把大家教養成傀儡。要大家要聽話,要有禮貌。因為政府跟財團怕大家發現,他們對重要問題的論點跟作為,根本不堪一擊。他們沒能力帶領台灣向上提升,只想要在日漸腐爛的國家裡當王。

    但時代在變。有越來越多有思考能力的人,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想法。陳為廷、洪家姊姊、公民1985。掌握話語權的既得利益者喜歡將新一代的年輕人抹黑成草莓族,只因為他們認為作為優良的傀儡,就應該硬邦邦的,有耳無嘴,有手無腦,才有助於滿足既得利益者的私利。但我敬佩新一代的年輕人,可以條理清晰地指出一條道路,讓人願意跟隨。我不在意他們是不是偶爾犯錯,因為解決新問題總會犯錯。舊時代的傀儡無法解決新問題,只會重複老招,作繭自縛。能夠思考,能夠做決定的台灣人,犯了幾次錯後,終究可以找到解答。

    時代在往前走,我們在下一世代不要當傀儡,不要當伙計,要當主人。就從用自己的腦袋思考,用自己的眼睛觀察,從自己做決定開始。
  • 感謝你的認真留言!

    就像你說的,很多問題都沒有標準答案,而太多台灣人卻習慣什麼事都有標準答案。

    你說的線上課程"正義",我書還未看完,但有一個我覺得有趣的故事可說。

    書裡開頭有個故事,裡面說了,一列行駛中的火車,眼睜睜就要撞上修築鐵路的5個工人了。這時,火車駕駛可以轉向另一條緊急用路,那條緊急用路上只有1個工人。

    你是駕駛,你會做什麼選擇?

    如果從課堂影片上,你會發現很多人決定轉向,用1條人命換5條人命。我回台灣時,也問了家人這個問題。姊姊、超過六十歲的爸媽都覺得,如果他們是駕駛,他們會選擇轉向,因為可以救5個人。

    我跟他們說了好友的答案。他們有點驚訝。

    好友的答案是什麼?

    「如果我是駕駛,我的職責是開好車,而不是做這種選擇。所以我不會轉向。」



    在書裡,這個"選擇"問題延伸出更多的問題。像是,人命是如何衡量?為何5人就優於1人?如果那"1個人"是總統(非馬英九這種bumbler總統),那你還會轉向嗎?

    其實什麼想法都沒有對錯,因為每個人有自己想法,那本來就是該受尊重的。

    我只是受不了沒有思考就說"啊就是怎樣怎樣啦!" 的那種沒思考只是跟隨的無營養話語…

    Fion 於 2013/09/22 05:2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